<form id="1999v"></form>

      <address id="1999v"></address>

        <noframes id="1999v"><address id="1999v"><menuitem id="1999v"></menuitem></address>
          <address id="1999v"><nobr id="1999v"><menuitem id="1999v"></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1999v"><th id="1999v"><meter id="1999v"></meter></th></address>

            登錄
            當前位置:  >   >   > 主動回應

            省政協副主席、省教育廳廳長李和平就教育現代化、素質教育、公辦園等接受媒體采訪

            [字體:  ]

            進入2019年,“現代化”開始成為教育的年度關鍵詞。什么是教育現代化?素質教育實施這么多年,為何減負一直難見成效?公辦園建設能否如期完成目標?昨日,省政協副主席、省教育廳廳長李和平接受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專訪,對省政府工作報告中涉及的未來一年安徽教育事業發展做了解讀。 

            教育現代化首先要理念現代化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教育部分第一句話就是“啟動實施安徽教育現代化2035”,教育現代化正式走進大眾的視野中。對于什么是教育現代化?現代化是不是就是網絡信息化?李和平表示教育現代化更多時候體現的是一種“理念”的現代化。 

            “教育現代化并不是信息化,信息化只是現代化的一個內容、一個組成部分。譬如教育理念的變化和信息化并沒關系,但它卻是教育現代化的一個重要內容。”李和平介紹說,理念現代化體現在對于人才定位的改變。“過去我們提倡的是‘德智體美’全面發展,但是現在明確提出了‘德智體美勞’五美,這意味著教育現代化背景下,對人才的培養目標開始重新定位,回歸本真。” 

            在教育現代化建設中,智慧學校建設成為其中一個重要的載體。據了解,目前我省已經建成了300余所智慧學校和實驗校,這些學校大多分布在偏遠山村,硬件條件和師資都有欠缺。智慧學校像一個“網上學校”,在這里農村學生可以同步享受到鄉鎮中心校甚至是合肥學校老師的授課。可以說,教育現代化是一次教育理念、目標、模式、手段等全方位的變革。 

            減負要先扭轉社會評價理念 

            “減負是一個社會難題,根本原因在于社會評價體系,我們的社會對于人才的定位還有差別對待,并不是真的認為‘360行行行出狀元’。”李和平說,他能理解當下家長的焦慮情緒,上一個好中學考一個好大學,未來就可能有一份體面的工作過上不錯的生活,在這種情況下,所有的努力都是沖著這個目標而去的。他以德國為例,在德國卡車司機和大學教授這兩份職業并沒有太大的差別,只在于適不適合自己。在這種評價機制下,學生自然不會片面地去追求成績和升學,而是選擇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式。 

            因此,我省也在醞釀通過評價機制的改革,從源頭扭轉社會對于人才的定義,改變“唯分數論、唯升學論”,“適合自己”將成為選擇的標準,從而達到減負的目的。他表示這也是我省取消義務教育階段特長生招生的原因,教育的目的不是為了培養“奇才”,而是要培養“大眾人才”,琴棋書畫可以作為愛好,但是如果和招生甚至高考加分等掛鉤,成為一部分人的福利,就喪失了教育的本真,教育公平也無從談起。 

            明年公辦園占比50%確保完成 

            小區里的民辦園一學期學費動輒八千上萬,一年學費加伙食費得兩萬;馬路對面的公辦園雖然價格便宜設施良好,可是報名的人擠破頭根本排不上。隨著“二寶”時代的來臨,很多家長發出了“上幼兒園比上小學還難”的感嘆。 

            “現在城市尤其是合肥市的幼兒園不是建得不夠多,而是城市發展擴張太快,建設的速度跟不上了。”李和平說,昨日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對于學前教育發展做了明確要求,2019年興建改擴建公辦園500所以上,公辦園比例要達到45%,普惠園比例75%。事實上,這些數字超過了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中對于公辦園發展的要求,就是為了能盡量地滿足更多人“上好園上便宜園”的要求。在今年任務完成的基礎上,2020年我省公辦園比例達到50%的目標才會得以如期實現。在他看來,大力興辦公辦園一方面是群眾需要,另一方面也是未雨綢繆。目前我國還在實施九年義務教育,未來總有一天會實施12年義務教育甚至15年義務教育,如果民辦園發展過快過多,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將會困難重重。 

            “公辦園建多少個,在哪里建,建多大規模,這些都不是隨便決定的,要經過一系列精確的測算。”李和平介紹說,公辦園占50%這個比例是以全省這個大盤來計算的,具體落實到某個城市,可能會有所差別。有的可能會超過這個比例,有的會低于50%,但這個總體目標不會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彩猫彩票 66cp彩票 | 瑞彩彩票 | 双赢彩票 | UU彩票 | 乐彩彩票网 | 968彩票 | 国民彩票 | 好彩头彩票 | 万彩吧 | 久久彩票 | 500彩票 | 9彩彩票 | 新世纪彩票 | 755彩票 | 天天盈彩票 | 购彩堂 | 幸运彩票 | 105彩票 | VIP彩票 | 华阳彩票 | 乐购彩票 | 彩牛彩票 | W彩票 | 彩6彩票 | 号百彩票 | 豪彩VIP | 新京报彩票 | 聚福彩票 | 捷豹彩票 | 92彩票 | 购彩堂 | 咔咔彩票 | 乐成彩票 | 和彩彩票 | 云鼎彩票 | 679彩票 | NBA彩票 | 916官方彩票 | 陌陌彩票 | 凤凰888彩票 | 198彩票 | 千禧彩票 | 必中彩票 | 916官方彩票 | 500彩票 | 东方网彩票 | c39彩票 | 王牌彩票 | 彩88彩票 | 期期中彩票 | 343彩票 | 强国彩 | 趣彩票网 | 九州时时彩 | 乐八彩票 | 乐彩彩票 | 乐赢彩票 | 一定牛彩票 | 分分彩 | 1396开奖 |